家具设计师创业开实木家具厂的悲惨过程

68浏览

家具设计师创业开实木家具厂的悲惨过程

  如题,悲惨,就是失败的意思,虽然还不知道结局如何,但是可见的未来,也许也是悲惨的结局。

  我是一个建筑设计专业毕业的,有个远房亲戚在北京怀柔开了一个家具厂,工作后第二年就让我帮忙把工厂的一些技术工作重新整理一番,所以在2005年就开始了进入了家具行业,直至现在。

  2013年,换了两份工作后,这个远房亲戚让我一起合伙做实木家具,他是老北京,也是村里的书记,一天到晚就研究新材料,新实木,新能源,我在一个大型板式家具公司上班,对实木也是抱着非常高的期望,而且实木情节在上班的时候就已经种下。 经过一番考虑,和几个朋友一起开始创业。   由于我们都是技术出生,我又是一直在工厂里做工艺结构设计的,在2014年的时候就已经设计出了拆装榫卯结构,并在北京逐步做成了定制实木家具的标准规范,也获得了大量用户的认可。 再加上我们对家具的原材料环保和耐久度要求非常严格,木蜡油被我们广泛应用,导致了一个非常不可控的事情发生了,就是手工程度过多,制造成本过高,而且始终控制在30%的毛利,导致一年做了近千万的销售额,可是公司里却没有利润,几个合伙人一年里只能拿到9个月工资,一分钱分红都没有。   2015年,有一个经销商找我们合作,开了一个专卖店,我就全力以赴在工厂里控制成本,控制质量,有店面之后的问题就越来越多了,店里的客户几乎都是四环以内的,而且工期都非常急,当时工厂里只有30多人,根本就无法满足这样的产能,因为交货延期,被商城扣了几次货款,工厂里厂长提议让我外加工,而且出主意安排我们的熟练师傅去指导完成工作,也许上天注定了有这次劫难,所以,所有的后果我都需要承担。   外加工本来无可厚非,也是用自己的师傅去制作,可是在于那些工厂不是我的朋友,是厂长的朋友。 我们始终以工厂师傅的利益为第一位,再穷再苦也没有亏待过师傅,所以安排木工去外厂加工,公司里的合伙人都是认可的。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我们解决完了大部分堆积的订单,技术骨干70%去了外厂,可就是这短短的三个月,外厂把各种技术都磨合得差不多了,后续客户都陆续的自己签了,我们的木工师傅在我们工厂是个木工,去了外厂就是厂长或者木工组长,工资待遇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最后就只有2个跟我们最长的老木工,和我们感情更深厚的一些,有些不好意思回来了,到了2016年初,我们的厂长也去了其他工厂上班。

  从2016年开始,我逐步意识到一个问题,因为我们不是商人,以实木情怀来做家具,注定会是一个失败者,商界是没有友情的,商界谈的是钱,公司里培养了四年的老木工走了一大半,产能受了非常巨大的冲击,销售部门因为承受不了客户的催单压力,最后辞职解散,一些老客户仍然在给我们推介朋友,但是再好的产品,满足不了大家的时间规划期,也不会有太多的竞争力。   而且从2016年开始,市场上出现了好多个打着原木榫卯结构,木蜡油施工,拆装榫卯等等,和我们同质化非常大的品牌,虽然他们价格高一些,设计差一些,工艺有缩水,可是他们工期短一些,而且销售更会说一些,一般的客户想不到很多年后,结构不同的家具会有什么不同,至少优良的工艺都能保证家具在十年八年内没多大的区别,或者说有的客户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就会换家具,买谁的都是买。   2016年年底,经销商也扛不住生产的压力,把店面扯了,2017年上半年,把之前的订单做完后,就已经陷入半瘫痪状态,10多个木工都不能满负荷的生产,两条生产线平时只用一条,每年的销售毛利还不够房租、环保等方面的开销,至今,工厂里始终有一些忠实的客户在为我们买单,可是我们在这七年内,都还在无偿的为所有用户维修服务,只能说是能够维持工厂正常开销。   在亲人们的眼里,只要没有挣钱,那么这个项目就是失败的,也有投资者想参与投资,可是了解到我们的运营模式,以情怀来做实木家具,不是投资者们想要的模式,而且这样也找不到赢利点,没有人会为了情怀买单。   在可见的未来,我也会持续以情怀走完这段创业之旅,如遇政策上的调整,或者厂房搬迁,那么,这段旅程就是我的终点。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梦见袋鼠 梦见袋鼠什么意思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