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五章 给你两个月期限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143浏览

第九百一十五章 给你两个月期限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秦阳站在门口,看着跟在身后的司徒香,心中终究有着两分不踏实。

原因无他,前后对比太大,让秦阳不得不多想。 完全的两个人啊。 前期的司徒香冷酷高傲,一副高冷总裁范儿,让人不敢靠近,可是报完仇之后几个月不见,却仿佛变成了猫咪一样的一个人,这正常吗?“为何你前后差别这么大,之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司徒香眨了眨眼睛,微笑道:“人心莫测,谁又知道它真正的样子呢,不是吗?”秦阳没有得到一个清晰的答案,但是却也没有再追问。 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自己再追问还有意思吗?“好吧,那我先去学校了,上午还要考试,你……今天好好休息,晚上……要一起吃饭吗?”秦阳最后一句话稍微犹豫了一下,虽然司徒香和自己的关系很怪异,并不是情侣,但是好歹自己刚得到了她的第一次,是她第一个男人,秦阳心中还是有着两分异样情绪的。 他可没把司徒香真正的当可以任意指使和“使用”的仆人。

司徒香微微一笑:“主人你不用刻意来陪我的,如同昨天所说,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包括我的身体,不过作为主人,你可也得为我负责一辈子哟。 ”秦阳看着神色平静说出这句话的司徒香,脸色略微有着两分尴尬,怎么感觉自己有种恶霸的感觉呢?一辈子?当不成一辈子的妻子,当一辈子的女仆?还是可以上.床的那种?对于连上百亿家产都可以轻松不要的司徒香,好像这两者之间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啊……只不过司徒香都这般说了,秦阳也不好多说什么,拒绝了司徒香送自己,笑道:“行,你就别管我了,我自己打个车就回去,你这两天好好休息。

”“好的,主人慢走。

”秦阳点点头,摸了摸鼻子,带着两分复杂的心情离开了环宇大厦。

之前司徒香就似乎开玩笑的样子叫自己主人,可是这一趟,这主仆关系却成了实打实的,而且自己两人之间还发生了男女关系……这事可真是……要是师傅知道,不知道会是什么态度呢?虽然心中略微有着两分好奇,但是秦阳可没准备主动给师傅讲,毕竟这事贼尴尬啊。 秦阳打了个车直接到了学校,参加了上午的考试,这也是这个学期最后的一场考试。 完成考试的秦阳刚走出大门,便看到站在教室门口不远的柳赋语。 柳赋语穿着一件短袖白T恤,下身是一条黑色短裤,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黑长柔顺的头发扎了一个马尾,看上去颇为青春,比之之前她的成熟打扮看上去年轻许多。 或许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柳赋语转过头,正好看到转身的秦阳。 秦阳主动的走了上去,眼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甚至还明显的在她的前胸位置停留了那么一瞬间。

柳赋语自然察觉到了秦阳目光锁在,漂亮的双眸中顿时流露出了几分熟悉的煞气。 “眼睛往哪看呢?信不信我挖了它!”秦阳根本不在乎柳赋语的威胁,笑眯眯的说道:“今天这打扮看起来挺漂亮的啊,明明就很年轻,为何每次衣服不是黑的,就是碎花的,让自己显得那么成熟?”柳赋语微微一愣,眼光有着那么一瞬间的波动,但是旋即又冷冷的喝道:“油嘴滑舌,是不是又想挨揍了!”虽然嘴里说得凶巴巴的,但是秦阳却分明听得出来,柳赋语话语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冷厉了。 秦阳心中忍不住暗笑,看来赞扬人人都爱听嘛,哪怕是作为对手的柳赋语也不例外啊。

秦阳笑嘻嘻的说道:“我说的是实话啊,你自己难道看不出来吗?”秦阳说的还真是实话,秦阳之前两次见柳赋语都穿的很是成熟,如今身上虽然是简单的白体恤加黑色短裤,但是却穿出了青年的活力,也将她本身长腿的优势给全部凸显了出来。 柳赋语脸上表情略微有着两分别扭,似乎那么一丝隐藏不住的高兴,但是很快就摆出了一张冷脸。 “跟我来吧,找你有事。

”秦阳笑笑,洒脱的点头:“好!”秦阳跟着柳赋语走到了没人的路边,柳赋语站住了身子,转过了身子。

“我联系过我师傅了……“秦阳好奇的问道:“你师傅怎么说?”柳赋语冷哼道:“你现在实力在什么水准?”秦阳坦诚的回答道:“小成境巅峰。

”柳赋语眼光微微有着两分诧异:“想不到你最近实力倒是升得挺快的,我记得之前你和司徒香战斗的时候,实力才是中十八窍穴吧。 ”秦阳翻了个白眼道:“你都打上门来了,还不准我努力一把啊,你知道不知道我这几个月过的什么日子,生不如死,还不都怪你?”柳赋语皱了皱眉头,没搭理秦阳的话,冷声道:“既然你都到小成境巅.峰了,为何不破境?”秦阳无奈的说道:“你以为破境是吃大米饭啊,说一碗就一碗,说两碗就两碗?”柳赋语盯着秦阳:“没考虑破穴丹?”秦阳撇撇嘴:“升小成境时用过了。

”“啥?小成境用破穴丹?”秦阳面对柳赋语看白痴一般的目光,无奈的说道:“当时我面临生死局,不用不行啊,小成境也是能打死人的……”柳赋语犹豫了下,最后似乎下了决心一般:“给你两个月时间破境,我们公平一战,否则的话,可别怪我大成境欺负你。

”秦阳睁大了眼睛:“两个月时间,这是啥期限啊,谁能担保自己两个月一定能破境啊。 ”柳赋语冷哼道:“如果你做不到,到时候可能你就要去我水月宗做客了。

”做客?秦阳可不相信水月宗有这样好的心情请自己去做客,他所说的这个做客自然是带强迫性的,而且按之前师公所说的节奏,这水月宗就是一个坑啊,他去了都未必跑得掉,自己去做客,那岂不是要在那窝一辈子?。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壹健康专注大健康,带给你更高端的健康服务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