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旌旗十万斩阎罗(上)

183浏览

  盒子四四方方,好像是用人骨拼接打磨而成。   我单手将它托起,道道伤口流出猩红的鲜血,在血迹衬托下,这白骨玉盒显得格外刺目和狰狞。   “什么东西?”  无灯路内鸦雀无声,三阴宗邪修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他们所有人都察觉到这白骨玉盒极为不凡。   阴兵止步,鬼将驻足,蛇公忽然发现,自己对于阴兵的操控权竟然被剥夺。   “那盒子里装着什么?”他比其他人都要震惊,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些阴兵鬼将其实是三阴宗历代传承下来的鬼物,每一个都是宗门的底蕴,都打上了宗门的烙印,它们是不可能背叛的。

  “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就算对方鬼术和我同级,甚至高出我一个大境界,也绝不可能从我手中夺走鬼物的控制权。

”浑浊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惶恐,蛇公在尽力掩饰自己的不安:“一定是因为那个盒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东西?为何会对鬼物阴魂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为何我亲手炼化的鬼物不敢违逆他的意志?”  炼鬼之人通常会比较极端,为防止鬼物反噬,他们常常会在奴役的鬼物身上设下生死禁,如果鬼物不听从指令,只需一个念头就能让鬼物魂飞魄散。   三阴宗的鬼物同样如此,只是现在蛇公根本不敢放弃这些阴兵,这是宗门数百年积累下来的,如果将这些鬼物全部杀死,那对于宗门来说可不仅仅是元气大伤那么简单,没有鬼物底蕴的邪宗,就相对于少了半条命,毕竟他们的大多数咒法都需要通过鬼物才能施展。

  “不能让他打开那个盒子,一定要夺下来!”蛇公当机立断,他想要告知门下弟子,可让他更加心惊的事情发生了。   他的鬼体竟然无法移动,不仅那些低等级的阴兵失去了控制,连他自己人鬼合形的这具躯体也开始反抗,来自灵魂深处的震颤,蛇公能够感受到这只巨鬼心中的恐慌和畏惧。

  “五方阴兵都不敢妄动,那个盒子有这么恐怖?!”  小小一个白骨玉盒成为了蛇公的恐惧源泉,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蛇公,凌晨将至,再过小半盏茶的时间,就是露月三十一了。

”自号孟婆,全身裹在黑袍里的女道士出声提醒,她的面巾被血染红,声音很是虚弱。

孟婆一脉手段最为诡异,上代孟婆未失踪之前,孟婆一脉乃三阴之主。 可惜世事无常,上代孟婆突然消失,典籍残缺,她也只是学了大概,否则我也不可能被梦翼蛊救回来。   “子时未半,还有机会。

”蛇公面目阴沉如水,脸上皱纹密布,似乎瞬间苍老了许多。 古历分日,起于子半,阴盛极而阳气萌,为一天之始,子时过半就是凌晨十二点!  “他命中注定死于露月三十,天意站在我们这一边,全力出手!绝不能让他篡命成功!”蛇公年老近妖,他很清楚篡命师的恐怖,那些人已经超脱出邪修的概念,他们是这片天地最危险的存在,与天夺命,还有比这更狂妄的吗?  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变化我都看在眼里,这一刻我等了很久。   白骨玉盒中的黄泉令是我最后一张底牌,耗费阴间秀场四十四积分才兑换,并且每年只能使用一次,我原本是不准备动用的。

  “天意的确厉害,为了对付我一个修道月余的修士,天灾人祸接连不断,甚至还出动了一整个宗门的力量。 十月三十,这一天我记住了!”看向地上的手机,距离今天结束只剩下三分钟了。

  “不要再想着搜魂炼尸,杀了他!快!尽全力杀了他!”蛇公本体闭着眼睛,脸上爬满血珠,深深的皱纹挤在一起,银白的头发披散在脑后。 他和那头巨鬼合形化一,身体无法移动,只能大声怒吼,提醒周围的邪修。   上百阴兵呆立在没有一丝光亮的巷子中,这场景诡异无比,三阴宗的邪修也好像失去了主心骨,不敢妄动。   “阴兵借道,宗门底蕴一出,整个江城谁与争锋?当初鬼婴一脉和茅山上三十六洞拼斗,对方也不敢来江城撒野,可眼前这个年轻人孤身一人就挡住了阴兵,还把德高望重的蛇公逼成了那副模样。 ”  “怎么可能?这跟想象中似乎不太一样。

”  “他好像还有底牌,那盒子里的东西让百鬼忌惮,压服阴兵,这个混蛋之前明明不是已经弹尽粮绝山穷水尽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恐怖的东西?”  “真能隐忍,连我都被他给骗了。

”  邪修议论纷纷,却没有哪个敢直接冲过来。   “害怕了?你们不是要杀我吗?不是要替天行道吗?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一步不动,来啊!”一手按住盒盖,我阴冷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个人,将他们的面貌牢记在心。   “高健,子时未过,还轮不到你猖狂。

天要收你,你必死无疑!”蛇公嘴里念出一段段刺耳的音节,这似乎是蛇语,周围无人听懂,倒是那条瞎眼蛇王立刻放弃三眼鬼婴回到蛇公身边。   它张开血口,一下咬在蛇公腿上,蛇毒注入,蛇公露在外面的皮肤凸起一条条血管,奇异的是他脸上的皱纹竟开始消减,原本松弛的皮肤变得紧致。

  “三阴.门下众人听令,全力诛杀高健,如有怠慢,以身育蛇!”他须发飞扬,浑浊的眼睛闪出犀利的目光,动用刚刚可以活动的左手从怀中取出四张类似于阎王帖的符箓,挥向四个畏缩在最后的邪修。

  那四人接到符箓,就好像是吃了死人肉般,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个个眼看着符箓仿佛水蛭般钻入他们肉中。

  “宗主开恩啊!”  “蛇公,你不要过分!”  “宗主饶命!”  “不!”  四人哭天喊地,然而蛇公并未有任何动摇,他单手拿出一个阎罗像托在掌心,身后鼓鞭齐响,诡异的声调让人心里发慌。   “魑魅魍魉齐拜贺,声声句句活阎罗!”  四名邪修同时扑倒在地,气息断绝,与之相反,蛇公掌心的阎罗像多出了一股掌控生死的大势。   很快石像碎裂,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脱困而出,附着在蛇公合形的巨鬼身上。   原本就气势非凡的巨鬼出现了新的变化,头顶平台冠,身穿黑龙袍,脚踩腾云靴,左手托着生印,右手拿着死令,唯一不变的是他的面容。

  “身化阎罗,众鬼听令,天无生地无主,收斩高健三魂七魄,一起斩死不留情!”  活祭四名邪修,蛇公化身人间活阎罗,重新取得了这上百阴兵的控制权:“因为你,我们已经付出太多太多,现在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了!高健,我说过!你死期已定,就在露月三十!”  阴兵冲锋,这一次蛇公不给我任何机会,驱使手中的一切力量碾压而来。   上百阴兵,十几个邪修,阴气纵横,好像一把把刀子剜割着我的身体。   “死期已定?你还真以为你是阎罗王啊?”我擦去嘴唇上的鲜血,抬手打开了掌心的白骨玉盒。   世间为之一静,任何喧嚣、吵闹都听不到了。   慢慢的,所有人的耳边都响起了江水奔流的声音,越来越大,低头看去。   只有少数开了天眼和修习天眼通的人才能看到,在地底深处,一条横贯命运和时间、承载着无数怨魂的大河正慢慢浮现,它在这片土地上从亘古流淌到现在。

  “黄泉!”  奔腾不息,一直到大地的尽头,那里立着一座与天平齐的巨门。   。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第481章 蝼蚁望天(下)

下一篇:第482章 陈歌推着两车游客走了出来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