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两痛 简童 沈修瑾

69浏览

爱恨两痛 简童 沈修瑾

笔趣阁最快更新爱恨两痛简童沈修瑾最新章节。

夏管家老脸青黑一片……目光幽幽地盯着简童身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来,难了。

看着简童满脸的惊愕,他老脸上反而变得平静了下来。 简童震惊地望着面前的老者……怎么也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父亲能够亲手捂死自己的亲生女儿,即便是简振东,对于自己的生死,简振东也没有亲自下场做这种道德沦丧的事情。

“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的!”她怒斥……就算她与夏薇茗之间,已经仇深似海,可,这种父杀女,说出来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如今她听到后,也无法无动于衷啊!“为什么?”她望着夏管家:“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难道就不怕天打雷劈吗!”她不是在为夏薇茗讨公道,而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本以为,二十岁之前,她见识过了繁华富裕,奢侈纸醉金迷,二十岁之后,她体会了生不如死,低到尘埃。 好的坏的,她都已经经历过了。

本以为,这个世界上,再难有什么比这些事情,能够震惊到她,可今天,有人站在她的面前,毫无悔意地告诉她:我,亲手杀了我的女儿,嫁祸给了你。

不是为夏薇茗讨公道!是为了她自己这三年的冤狱!她也要弄明白……为什么!又有什么理由,让一个父亲,对自己的亲身女儿下手……她绝不会自以为是地认为,夏管家这么做,只是因为要陷害她……没有道理!“为什么?”夏管家讽刺地笑着:“想知道为什么,等你下了地狱,去问阎王吧!”说着,眯起了老眼,简童清楚地在这双惊蛰的老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杀意,心里猛地一“咯噔”,这个人立刻就会对她下手了!“等一下!”她粗嘎的声音一丝焦灼地喝道:“夏叔,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你先等一等。 我……跟你交换一个薇茗的秘密。

条件是,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她心里七上八下乱的厉害,尽管知道,今天是逃不出去了,可也不甘心,就这么当个糊涂鬼。 “夏叔,你总要让我死个明白。 当年,你为什么要对夏薇茗,你自己的亲身女儿下手……你总不会就是为了陷害我吧?当年的事情,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我却是实实在在坐了三年的冤狱,你至少,在我死前,告诉我原因。

”这世上有人间地狱,可人死后,是否真的有十八层地狱……谁又说得清?活着,都不能弄清楚的问题,指望死后问阎王?夏管家本要行凶,但在听到简童情真意切的话之后,他老眼之中露出思索。 对于简童口中,那个薇茗的秘密,夏管家……似乎有些意动。

“好,你说。 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随便胡说一些东西冒充薇茗的秘密的话,那就别怪我爽约。

”简童连忙点点头:“薇茗有一次哭红了眼,跟我说,夏叔你嫌弃她不是男孩子,你觉得她给你丢脸了,你在外面还有一个私生子,但是那个私生子后来被车撞死了。 她还哭了好久,她说,就算你不喜欢她,但那个被撞死的是她弟弟。

可是你连她的弟弟到死都不愿意让她看一眼。

她很难过。

”夏管家有个私生子……这,应该算作秘密了吧?简童本有些担心着夏管家不认账,可没想到的是,在她说完这些话之后,夏管家情绪突然激动,爆裂而起:“她难过?她有什么难过的!亮亮就是她花钱雇人撞死的!”夏管家突然情绪无比激动:“她撞死了亮亮,还跟你猫哭耗子!”豁然,夏管家神色诡异地盯着简童:“对,你说的对,她不是自杀。

她这种连亲弟弟都能害的人,怎么可能会自杀!你不是想要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死的吗?是我。 是被我被我用枕头捂住脸生生捂死的!”简童心里已经乱成了麻绳……望着面前老者神似癫狂地具无不细地描述着,他是怎么一点一点地捂死他自己的亲身女儿的,她觉得……夏管家疯了!夏管家描述完之后,又诡异地“咯咯咯”地怪笑,盯着简童:“捂死了她,然后,我把现场做成了自杀的样子。

我看着她挣扎到咽气,最后一动不动,就想到了亮亮被肇事车子拖行十几米还没有咽气,在地上如同缺了水的鱼一样干挣扎的惨状,我就快意啊,我终于替亮亮报仇了!”简童震惊地望着面前形似癫狂的老者……“你疯了!那也是你的女儿!你们一家人都是疯子!”夏薇茗害死夏管家在外头的私生子,夏管家就弄借机弄死夏薇茗!这一家子的人,都是神经病!可是这一家子的神经病,还把她算计进去了!“我不能够没有儿子传宗接代,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在外面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血脉,养到十二三岁,却被那个孽种害死!”“那你更应该珍惜剩下的唯一的女儿啊!”而不是做出那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来!“女儿?呵呵呵……女儿?”夏管家连续说了两次“女儿”,神情说不出的怪异,简童说不上来,这怪异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只听到夏管家娓娓道来:“当年,我妻子生产之后,我去看过,我亲手抱过我的孩子,清楚的看到我孩子的右脚心有一颗黑痣。

等到我妻子准备出院的时候,我去办完出院手续之后,也是我亲手抱着孩子的,我也清楚的看到,那个孩子的右脚脚心没有黑痣,干干净净!”夏管家说着:“薇茗根本就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轰!简童的耳边炸开!被夏管家一句一句的话,炸得没有思考的时间。

她神情呆滞,好半晌,没有回神……夏薇茗……不是夏管家的女儿……但……但……她被绑在椅子背后的一双手,剧烈地颤抖,控制不住地颤抖,她的指甲死死地扣进掌肉了,两只掌心,两行温热的鲜血缓缓地溢出,顺着手掌,滴答滴答滴落在水泥地板上。

简童还没有来得及消化掉这些,夏管家已经面目狰狞地望着她:“可是夏薇茗再不好,我也养了她几十年,就是阿猫阿狗也有感情啊!简童,终归到底,也是因为你,如果那天你如约而至,如果那天薇茗没有替你承受那些畜生的暴行和羞辱,我没有看到她残花败柳的狼狈模样,她是先生看中的,她不再干干净净了,那就不必再活着了。 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你那天没有在约定的时间里到约定的地点,薇茗怎么会替你受辱,那一些,本该是你承受的!而我,我又……我又怎么会因为她不再干净的身体,又想到了她对亮亮的心狠手辣的决绝,而一时想岔了对她出手?……那到底也是我养了二十多年,朝夕相处的当做亲生女儿养大的孩子啊!”夏管家冷笑着:“所以造成今天这一切的,都是你!你害我亲手杀了自己养大的孩子!”望着面前疯癫的老者,听着他荒谬至极的言论,简童此刻,心如荒漠,一片干涸。 她无法对面前的老者说出:我的右脚心上,从小便有一颗黑痣。 笔趣阁最快更新爱恨两痛简童沈修瑾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高擎利剑保平安—百色新闻网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