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婚俗“下婿”“青庐拜堂”乃沿袭少数民族习俗

122浏览

唐代婚俗“下婿”“青庐拜堂”乃沿袭少数民族习俗

壹下婿新郎到女方家迎亲受戏弄  下婿之俗出现于南北朝时。 当时的少数民族结婚有“栏门”之俗,对新郞百般刁难,以确立妻子在家庭中的地位,而事实上少数民族妇女的工作能力及家庭地位都较高。

受此风俗影响,南北朝时的汉族上层社会亦盛行“女权主义”,用今天的话说,“妻管严”较多。 为了保持这种性别“优势”,便流行起下婿的习俗。 新郎到女方家迎亲,一般会受到女方亲属的戏弄,包括口头调笑,甚至杖打,此风之行连皇帝都不能免俗。 至唐代,下婿之风愈演愈烈,以致闹出了人命。

据《酉阳杂俎》记载,一新郞官迎亲,被女方亲属关于柜中,众人笑闹,一时忘记,结果憋死了新郞。 新娘还未出门便做了寡妇,喜事变成丧事,亲家变成仇家。

  贰催妆念诗催促新娘早点起身  新娘出嫁自然不舍娘家,借口梳妆未完而迟迟不出门,男方为了赶吉时,这时便要念催妆诗。

催妆诗的内容新鲜而奇巧,或是赞美新娘美貌,或是祥和吉利,但主题不离催之义。

唐时催妆诗非常流行,最有名的当属陆畅为顺宗的女儿云安公主出嫁所作的《云安公主下降奉诏作催妆诗》:“云安公主贵,出嫁五侯家。

天母亲调粉,日兄怜赐花。 催铺百子帐,待障七香车。 借问妆成未,东方欲晓霞。

”听到迎亲队伍念催妆诗,女方父母方以布幔蒙女儿之面,送女儿登车。

  唐代才子贾岛,也有催妆作品,题为《友人婚杨氏催妆》:“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阳台近镜台;谁道芙蓉水中种,青铜镜里一枝开。

”诗的主题是在赞美新嫁娘杨氏,说她是水中“芙蓉”,可“阳台”一词的应用,又含有讥讽之意味,暗喻新娘是高唐神女,出身不正派。

  敦煌写卷三二五二号中,有题为《催妆》的诗两首,句里有二缺字:“今宵织女降人间,对镜匀妆计己□;自有夭桃花菡□,不须脂粉污容颜。 两心他自早心知,一过遮阑故作迟;更转只愁奔月兔,情来不要画娥眉。 ”敦煌研究学者认为,这两首催妆诗“则为敦煌民间之首见”。

诗中“不须脂粉污容颜”的铺陈,反衬出新妇的质丽貌美之非凡。

  叁障车家人阻拦婚车不让离开  障车之俗亦起于南北朝。 其流行本是不舍新娘离家之意,家人阻拦婚车不让离开。 为赶吉时,男方就得掏银子了,这相当于后世的红包。 唐代障车之俗极为流行,成为迎亲仪式中的一个高峰。

但唐代中后期社会治安较差,障车成为城市恶少、乡里无赖勒索钱财的一个手段。

每有结婚之家,这些无赖之人就赶去障车,婚家不给钱财则不许婚车起动。

为息事宁人,不误吉时,婚家往往忍气呑声,任其敲诈。 据说,有一年,一个少数民族的酋领娶某汉族士女为妻,当地刺史之子纠集恶少去障车,索要八百匹松绫,婚家一时拿不出,恶少便抢走新娘子,直到三天之后,婚家凑齐松绫送来,恶少方才放新娘回去。

这一习俗由于被曲解,甚至被坏人利用,后来被唐政府废止。   肆转席新娘进男方大门脚不能着地  依照旧俗,新娘进男方家大门时脚不能着地,必须铺上毡或席。 唐代的毡毯施以锦绣,色彩斑斓,毡毯交替而换,引导新娘来到拜堂的青庐前,以此仪祝新婚夫妻传宗接代、前程似锦。

白居易在《春深娶妇家》一诗中所描写的“青衣传毡褥,锦绣一条斜”就是专门记叙这一习俗的。   伍跨马鞍鲜卑族风俗为汉族所学  青庐前有一马鞍,要新娘从上跨过。 这本是鲜卑族风俗,亦为中原汉族所学,意在祝愿新婚夫妇婚后生活平平安安。

  陆青庐拜堂亦是北方少数民族习俗  青庐即帐篷。 此俗亦是北方少数民族的习俗,汉魏以后渐传至中原,北朝时极盛。 《酉阳杂俎》载:“北朝婚礼,青布幔为屋,在门内外,谓之青庐,於此交拜。 ”唐代结婚沿袭此俗,在住宅的西南角择一“吉地”,露天设一帐幕,新娘从毡席上踏入青庐,与新郞行交拜礼,即拜堂。

拜堂之后,新婚夫妻入洞房,依次有撒帐、观花烛、合卺、却扇等仪式。 撒帐是往新娘子身上扔各种果品,如枣、栗等物,祝愿其早生贵子;观花烛即在新房中点燃红烛;合卺是新婚夫妇共饮合食,表示结为一体;却扇是将挡在新娘子前的扇子撤走,让新娘子以面示人等。 诸礼行完,众人告辞,撤去蜡烛,礼成。

整个过程,来宾不分长幼,有的争拾钱果相戏,有的专给新娘子出难题,称作“弄妇”。 第二天,新婚夫妇拜见公婆,新娘要执竹器,盛枣栗,比喻将尽早给夫家延续香火,然后又捧牛肉、羊肉给公婆,表示从此像孝敬父母一样孝顺公婆。 此时,婚礼才告结束。

《西安晚报》来源:华西都市报责任编辑:张祝华。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情感文章 第1页-幽默笑话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