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超出我们的预料

129浏览

  三阴宗分为蛇公、孟婆、鬼婴三脉,其势力最巅峰是在五年前,蛇公一脉人数最多,幕后掌控江城,处理阴暗面的宗门事务;鬼婴单独一脉就敢和茅山上三十六洞叫板,比拼鬼术阴法,实力还在蛇公一脉之上;可真要说起来,五年前三阴宗里最强势最诡异的却是孟婆一脉,当时这一脉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上代孟婆。   她是个活着的传说,代表着三阴宗曾经的辉煌,也正是由于她忽然失踪,才导致三阴宗后来发生一系列的事情,鬼婴一脉被茅山上三十六洞打残,反倒是原本最弱的蛇公一脉悄然崛起,成为了三阴宗的中流砥柱。   “上代孟婆。

”血液凝固在脸上,蛇千反复念叨着这几个字。

  “她不是失踪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这条巷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  “痴痴傻傻,她就是宗门传记里的孟婆?一身泥灰,衣衫褴褛,这就是我们三阴宗曾经的第一人?”  “她在疯傻之前遭遇过什么?江城还有人能伤害孟婆?”  幸存的三阴宗修士都觉得不可思议,当代孟婆更是双眼泛黑,几乎要晕倒。

  上代孟婆只是简简单单露了个面,就在幸存的三阴宗邪修中引起巨大的震动,连原本都要冲入巷内的蛇千都停下脚步,他害怕了,心虚了,强如孟婆在这巷子里都遭遇不测,更别说他一个宗门弟子。

  三阴宗门人的丑态我看在眼中,嘴角挂着冷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们帮天意出手,差一点将我逼死,这个仇咱们慢慢算。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圣人,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才是我的行事准则。   步入无灯路,那些三阴宗邪修眼看着我的最后一丝身影被黑暗吞噬,没有人一个人敢追进来。   手扶着墙壁,我走的很慢,老阿婆抱着破旧布娃娃走在前面,不时会回过头看我一两眼,她的眼神浑浊无光,里面好像沉浮着一幅幅破碎的记忆画面。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很快又将一切忘记,哼唱着童谣,丢下我独自离开了。

  “这老阿婆也不知道是真疯,还是装疯。 ”我第一次进入无灯路时,将黑伞借给她,换来了她的一首藏头诗,她很委婉的提醒我离开。

  第二次我和谢顶大叔一起来无灯路的时候,她在我面前变换了幼年、青年、中年、老年等几个年龄段,似乎是在背着阴间秀场偷偷给我提示,只是我直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她当初的提示是想要表达什么。   “听三阴宗弟子的语气,老阿婆应该就是失踪的上代孟婆,她出现在无灯路,痴痴傻傻,一直走不出去,这是不是和阴间秀场有关?”我想到了很多可能,其中最符合逻辑的一条是,三阴宗发现无灯路隐藏着不祥的东西,孟婆亲自来查探,结果惹来阴间秀场出手。

从此世间少了一个叱咤风云的孟婆,多了一个抱着布娃娃的疯癫老太太。

  “这么看来,阴间秀场的实力恐怕要重新估量了。 ”三阴宗在江城是顶级势力,可是却奈何不得阴间秀场,这让我既感到惊讶,又感到一丝不安。   我和阴间秀场之间也只是合作关系,因为利益结合在一起,随着一次次直播的进行,直播任务难度不断增加,阴间秀场在不断榨取着我身上的潜力和价值,直到我再也不能带给秀场利益,到时候我可能就会被无情抛弃。

  要想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我暂时能想到的方法只有三个,第一疯狂强化自身,增加自己的价值;第二,找到夏驰和他背后的另外一个主播,“内外勾结”,从而摆脱阴间秀场的控制;第三,攒够一万积分,离开秀场。   “难啊,不管哪一个方法都很难。 ”我又朝巷子里走了十几米远,眼神开始恍惚,这一次伤的太重,又被黄泉令吸干精气,双腿好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动。   就在我快要倒下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四十四号门牌,这栋建筑总是出现的莫名其妙。   “无灯路44号,地下4层,444房间。 要是有的选择,我宁愿一辈子都不来这里。 ”  站在门口,我稍有犹豫,事实上我已经篡命成功,逃过了命中注定的死期十月三十,我完全可以在这里等到天亮,然后自行离开,没有必要再去寻求阴间秀场的帮助。

  坦白说,就算经历了那么多次直播,我在面对纸人面试官时仍会感到一丝发自内心的恐惧,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或者故意去引导人的恐怖情绪,他只是简简单单的坐在那里,说着很平常的话语,但是却带给人一种无法辩驳的压力,我很不喜欢那种感觉。

  “既然来了,还是去看一看比较好,毕竟我也算是他们的员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们应该不会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梦翼蛊趴在我肝窍之内,汲取千年槐树花的木灵精华,我想阴间秀场应该不会做出强行夺取这样的行为。

  “梦翼蛊萎靡不振,命鬼重生形成的三眼鬼婴再次陷入沉睡,我身上的鬼物,除了没有战斗力的王师外,基本上全都被重创,这一战还真是惨烈。 ”我思考片刻,有了主意。

  残破的雨搭半挂在门口,我推开木门,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鼻而来。

  踩着嘎吱嘎吱的地板,我一路向下,来到地下四层。

  长长的走廊好像没有尽头,两边的房门全部紧闭,我此时也无心查看更多,径直来到444房间。   门没锁,似乎是特意给我留的。

  推门而入,好像废弃仓库一般的布置映入眼中,残缺的桌椅堆在一起,其中隐隐有虫子爬动,地毯潮湿,散发臭味,墙壁上歪歪斜斜写着阴间秀场四个大字。

  我深吸一口气,进入了当初面试的那个隔间。   黑色供桌摆在屋子中间,佩戴纸人面具的考官端端正正坐在桌边。   “你知道我会来?”我眯起双眼,目光想要穿透那张纸人面具。   面试官摇了摇头:“我一直都在这里,等待下一个推门的人,是你或者不是你,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  “哦?”我仔细揣摩面试官话里的意思,总觉得他另有深意,眼睛扫了一遍屋内,我不由自主的运用了判眼,很快我发现在供桌另一侧摆放着一张阴间秀场的广告卡片。   跟之前夏驰的那张不同,这一张卡片保存的很好,只是在左上方写着一个数字——“9”。   “又有新人来面试吗?”我脑子在最短时间内想出了一个比较接近真相的答案。

  “他推开了另一扇门。 ”面试官并未正面回答,随手将卡片收起:“高先生,你此次的表现出乎我们预料,恭喜你,活了下来。 ”  我苦笑一声:“这件事确实挺值得恭喜。

”  指派我乘坐死亡列车进入阴阳间,破坏双面佛计划的是阴间秀场,可以说我之所以会成为天意的敌人,根源出在阴间秀场身上,我原本是想要讨个说法的,可等我真正面对纸人脸面试官后,我才发现自己所谓的勇气只是个笑话。

  “上次直播我们曾发布一个可选任务,要求你捕获梦翼蛊,这只蛊虫现在应该在你身上,你愿不愿意将它交出来?”面试官考虑了一会说道:“鉴于你的特殊情况,只要交易成功,我们会额外多给你一次直播豁免权。 ”  “很诱人的提议。

”我看着面试官,陷入沉思。   。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第483章 陈老板的人格魅力

下一篇:风情都武世楚天宇,柳月影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