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必烈对待宗教的政策,佛教因他的偏袒而明显受益

135浏览

忽必烈对待宗教的政策,佛教因他的偏袒而明显受益

  元朝对一切宗教都很宽容,孛儿只斤.忽必烈在1279年一度恢复了成吉思汗关于屠杀牲畜的规定一这一规定是与穆斯林习俗相违背的和一度表现出极端反感《古兰经》所强加给穆斯林的那些对异教徒发动圣战的义务。 此外,他对佛教徒的同情,使他在短时期内对佛教徒的老对手道士们表现了几分个人敌视。   的确,佛教因他的偏袒而明显受益。 他正是以这种面貌而被载入蒙古传说的。 虔诚的佛教徒、蒙古史家萨囊彻辰甚至给忽必烈冠以呼图克图(qutuqtu,崇敬的、神圣的)和查克拉瓦蒂(Chakravartin,在佛教词汇中是宇宙之君主)这些称号。

甚至在他继位前,即蒙哥统治时期,他就在上都府召集了一次佛教徒与道士的辩论会(1258年),结果,佛教徒获胜。

在这次著名的论战中,那摩(曾出席过蒙哥举行的宗教辩论会)和年轻的吐蕃喇嘛八思巴阐述了佛教教义。 像在1255年的辩论会上一样,他们指控道士们散布流言,歪曲了佛教起源史,把佛教贬成仅仅是道教的附庸。 这次论战之后,忽必烈颁布法令,焚毁道藏伪经,迫使道士们归还从佛教徒手中夺得的佛寺(1258年、1261年、1280年和1281年法令)。

马可·波罗记载,忽必烈继任皇帝后,他曾举行隆重仪式接受锡兰王送给他的一件佛骨。   忽必烈在佛教事务中的主要助手是吐蕃喇嘛八思巴,他大约生于1239年,很可能死于1280年12月15日。

八思巴是著名梵学家萨斯迦的侄子和继承人。 主管乌斯藏的萨斯迦寺庙。 忽必烈曾派人到吐蕃请他,忽必烈任用他以便使蒙古人皈依佛教和确保吐蕃的藩属地位。 忽必烈封他为国师,借用古代中国佛教中的这一称号。 忽必烈于大约1264年左右将吐蕃纳入他的政治-宗教统治之下。 直到当时,蒙古人还不知道除畏兀儿字以外的其他字母。 1269年,八思巴按忽必烈的命令为蒙古人创造新文字,被称为都尔巴金(durbaljin),或称方体字,它是受藏文字母的影响。 然而,伯希和认为对八思巴在创造新文字上的作用有些估计过高;无论如何,这些方体字只是暂时流行,因为蒙古人继续使用模仿畏兀儿字母的文字(只是在书写方式上有所不同,有更多的角形字),这种文字已成为他们的民族文字。 收藏于法国国立档案馆的蒙古大臣手稿正是用畏兀儿文字写成的。 在这一点上,伯希和指出,畏兀儿文有其不足之处,它仅仅是不完全地表达13世纪蒙语的语音,用畏兀儿文区别不出o音和u音,发不出词首h的音等等。

同样,对颚音而言,畏兀儿字母也没有八思巴字母丰富。

  在忽必烈的继承者中,大多数人与忽必烈一样是虔诚的佛教徒。 首先是他的孙子铁穆耳,他在忽必烈之后行使统治(1294-1307年在位)。

然而,忽必烈的另一个孙子阿难答(Ananda,尽管其名字实属佛教徒的梵文名)是倾向于伊斯兰教。

他能熟悉《古兰经》,并擅长于阿拉伯文,他是唐兀惕地区(宁夏)的长官,是唐兀惕境内伊斯兰教的热情宣传者。

铁穆耳企图使他转而皈依佛教,一度曾徒劳地囚禁过他。 铁穆耳死时(1307年2月10日),阿难答企图夺取王位,但是,他的侄儿海山获得了王位,并处死了他。

海山在统治时期(1307年6月21日-1311年1月27日)内表明自己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使许多佛教戒律写本被译成蒙。 中国儒学家指摘他偏袒喇嘛,很可能是对这种偏袒的一种反应,行政机关撤销了佛教徒和道士直到当时一直享受的财产豁免权。

在忽必烈的重孙、也孙铁穆耳统治时期(他从1323年10月4日继任皇帝,至1328年8月15日去世),大臣张圭代表儒生公开抗议尊崇喇嘛。

陕西尤其是吐蕃佛僧们常去的地方。 一份当时的报导说:曾见西番僧佩金字圆符,络绎西部各省,城镇旅社容不下,而住进民房,驱逐房主,趁机奸污妇女。 不满足淫逸,他们又夺民仅有的钱财。

必需采取措施阻止公开的吸血者,他们比收税人更加残酷。

也孙皇帝不得不对喇嘛进入中国加以控制。   汉族文人们认为蒙古王朝应该对他们实施的过度的佛教教权主义负责,它无疑是王朝衰落中起作用的一个因素。

然而,佛教对忽必烈家族的异乎寻常的影响,在中国土地上的突厥-蒙古各代的上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同样的事情在4世纪末著名的苻坚和在6世纪初最后一批拓跋人身上都发生过。

佛教最初是使这些粗鲁的野蛮人变得较为温和仁慈,后来使他们变得迟钝,最后使他们失去了自我保护的本能。 于是,具有悠久儒教传统的中国忍受了这些可怕的主人,它看到了这些君主渐渐地失去了危害,它或者是把他们同化,像拓跋人的情况;或者是把他们赶出境,像对待成吉思汗的后裔一样。

如果忽必烈家族信奉了伊斯兰教就像如果1307年阿难答获得成功所发生的情况那样形势会是更加严重。

伊斯兰教的胜利对古老的中国文明将是可怕的一击。

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威胁着中国文明的两次大危险可能是1307年的阿难答的争位和由于发动者于1404年去世而幸免了的帖木儿汗国的进攻。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马戴《灞上秋居》翻译赏析: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