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发展观和生态价值观对比,科学发展观论文

95浏览

传统发展观和生态价值观对比,科学发展观论文

  世界人口在二十世纪初为16亿,而2000年已超过60亿。 人口的增长,这就表示需要更多的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例如水、食物、矿产品等等,这就必然会给地球上有限的自然资源带来极大的压力。

   人每天都要呼吸空气。

然而,随着现代制造业和现代交通的发展,无数的工厂和交通工具都向空气中排放有害物质,严重污染了空气,导致了如酸雨、温室效应等有害现象的产生。    水是生命的源泉。 根据调查,全世界缺水国家有一百多个,而在这其中,严重缺水的就占四十多个。

由于人类活动,海洋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污染,并且由于河流都是流动的,这使得海洋污染更具有全球性的特点。

人们常常向海洋排放垃圾,导致大量海洋生物的死亡。 一些生活废水的随意排放,使得水污染更加严重。

   土地是万物之母,也是一种难以恢复的资源要素。 根据专家分析,在自然发展的情况下,地球表面每年生成的土壤厚度比纸还薄。 然而,自人类开垦以来,砍伐森林、过度放牧和化肥农药的污染,导致大量的水土流失。    随着人类活动,人类大量砍伐树木,使得森林减少。 但这同时也意味着,一大部分依赖森林生存的动植物将会消失,这将是对地球上生物多样性的严重威胁。

   近些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从被动地位上升到了主动地位。 这种地位的变化,使人类拥有了随意支配大自然的权利。

但权利和义务是一组对等关系,人类在享受随意支配自然的权利的同时,要承担保护自然的责任。

但是,人类往往不能够及时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 在人类不能深刻理解自然资源系统的情况下,人类就不容易和自然和谐共处。

自然界本来是具有多种价值的自然资源系统,除了经济价值外,还有生命价值、美学价值等。 但是,在传统的发展观下,人类习惯于以自我为中心,往往以经济视角来衡量自然,以人类的利益和需要为至高点,科学技术则只是被人类利用的、为了满足其自身需要和利益的工具而已。 因此,从根本上来说,人类与自然的问题,并不是科技发展所带来的问题,而是在传统的发展观下,人类运用科学技术所造成的后果。 所以,人类生存困境的根本,不在于科学技术本身,而仅在于支配着科学技术的价值观,实际上是价值观危机。 所以,确立正确的当代人与自然的关系无疑是十分重要的。

   人自始以来就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所以,要想更好地理解自然,首先应该认识人自身。

这样,对自然的控制便具有两种含义,即对人自身的控制和对除人类以外的自然的控制。 在人类发展的早期,由于人类的发展水平比较低,人类对自然的控制能力很弱,人的活动也不会对自然生态系统造成多么大的破坏。 但是,随着人类的进步和发展,人类支配自然的能力迅速增强,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力也相应增大。 这时,对自然的控制,应当包括人类破坏自然生态系统所造成的一系列后果的控制。 只有充分约束人自身的行为,改变人的活动方式,才能减少以至杜绝人类对自然生态系统的破坏。 从一开始的对自然的控制转变为对人自身的控制,这意味着人与自然关系之间的转变,即需要一种人与自然之间的新型关系,即生态价值观。 与传统的那种随意对待大自然的、向大自然任意索取资源和排放废弃物的价值观不同,生态价值观倡导一种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关系,把地球看作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唯一家园,其主张以适度消费代替过度消费;倡导人类对大自然拥有一定权利的同时,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人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人与自然本就是高度相关的统一整体。 生态价值观的整体性观念意味着人更好地理解了自然。 整体性是生态系统最重要的特征。

自然界是各种生物构成的巨大的有机系统,每一个物种都占据着特定的生态位,在生态系统中都有其特定的作用和功能,每一种生物也都不能断绝与其他物种的联系和对整个系统的依赖。 当代生态问题正是人类自私地从自然界取走过多的自然资源,并向自然系统排入过多的生活废弃物、污染物,导致生态系统无法正常,造成生态系统退化。

    科学技术本身并不带有一定的价值观,支配科学技术的仅仅是一定的价值观和文化背景。

科学技术发挥的只是工具的作用,它可以帮助人类不受自然的控制,也可以帮助人类征服自然,同样,还可以使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所以,最为重要的就是确立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态价值观。 生态价值观具有明确的价值选择,即技术的运用不仅要从人的物质及精神生活的健康和完善出发,而且要求技术选择与生态环境相容。 随着生态运动的不断发展以及生态价值观的逐步确立,科学技术范式正在发生转变,显现出明显的生态化发展趋势。

这种发展趋势将会使人类的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根本性的转变,这也是生态价值观确立的意义。

生态价值观一旦确立,科学技术的作用就将被特定的价值观所规定。 生态价值观将使科学技术在人与自然之间发挥更大的调节作用,即协调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终达到自然、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胡烨2018《浅析梭罗瓦尔登湖中的自然观》,《神州》第32期。   薛桂波、王燕琪2018《面向技术风险的伦理责任机制化探析--基于负责任创新的思考》,《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3期。

  郭佳2018《基于诚实的代理人探析科学家在环境决策中的影响》,《神州》第26期。   崔媛媛2018《关于加强地方政府环保职能重要性浅析》,《神州》第26期。   李晓旭2018《论科学技术能否实现人类的完美》,《汉字文化》第18期。

  薛桂波2018王燕琪《面向技术风险的伦理责任机制化探析--基于负责任创新的思考》,《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3期。   黄子萱2018《浅析生态文化的渊薮及发展》,《汉字文化》第21期。   于婉华2018《试析生态美育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重要性》,《今传》第12期。

  胡艳2018《创新发展理念下对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解读》,《字文化》第18期。   陈崇天、奥尔多2018《利奥波德生态伦理思想及其当代价值》,《文学教育》(中)第12期。

  曹梦娇2018《浅论环境伦理中的和谐共生》,《神州》第32期。   薛桂波、闫坤如2018《负责任创新视角下技术伦理的政策转向》,《大连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39期。

  莫艺祯2018《我国现代绿色物流发展浅探》,《物流科技》第8期。   唐金恺2018《从寂静的春天中看卡逊万物平等的生态思想》,《文学教育》(中)第12期。   金婷2018《浅析史怀泽敬畏生命伦理思想对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的启示》,《大众文艺》第15期。   娄雅宁2018《生态伦理视阈下天人合一思想及当代启示》,《神州》第22期。

  孙晓彤2018《从人口环境角度分析人与自然应如何和谐相处》,《神州》第22期。   何如意2018《道家的生态伦理智慧及其现代启示》,《安徽文学》(下半月)第8期。

  唐金恺2018《从瓦尔登湖中看梭罗回归自然的生态思想》,《青年文学家》第30期。

  曹梦娇2018《从寂静的春天与沙乡年鉴看卡逊与利奥波德生态思想》,《汉字文化》第22期。

  钱晓玉2014《论技术伦理的生态化趋势》,《南京师范大学学位论文》。 刘雪.生态价值观确立的合理性及其意义[J].汉字文化,2019(10):173-175.相关内容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对一百位百岁以上老人进行了调查结果

下一篇:“云岭杯”云南省2019年中华经典诵写讲大赛拉开序幕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