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为什么勾引柳湘莲 薛蟠挨打经过

141浏览

薛蟠为什么勾引柳湘莲 薛蟠挨打经过

  薛蟠是薛家之子,薛宝钗的哥哥。 因为自小丧父,因此被薛姨妈溺爱长大,养成了不知天高地厚,任性骄横的性子。

整日不务正事,只知道斗鸡走狗,好色纵欲。

到了后来,薛蟠玩腻了女人,又开始起了龙阳之兴。   兴:嗜好,爱好。 龙阳:古代的龙阳君,因为以男色侍魏王而受宠,此后龙阳之兴,指代的就是同性恋。

点薛蟠出龙阳之兴,是在第九回恋风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原来薛蟠自来王夫人处住后,便知有一家学,学中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不过是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白送些束修礼物与贾代儒,却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只图结交些契弟。 谁想这学内就有好几个小学生,图了薛蟠的银钱吃穿,被他哄上手的,也不消多记。

更有两个多情的小学生,亦不知是那一房的亲眷,亦未考真名姓,只因生得妩媚风流,满学中都送了他两个外号,一号香怜,一号玉爱。

谁都有窃慕之意,将不利于孺子之心,只是都惧薛蟠的威势,不敢来沾惹。

如今宝、秦二人一来了,见了他两个,也不免缱绻羡慕,亦因知系薛蟠相知,故未敢轻举妄动。

  薛蟠勾引柳湘莲的第一个原因,便是他已经起了龙阳之兴,见的柳湘莲生的美貌风流,便色心渐起。 那柳湘莲原系世家子弟,读书不成,父母早丧,素性爽侠,不拘细事,酷好耍鎗舞剑,赌博吃酒,以至眠花卧柳,吹笛弹筝,无所不为。 因他年纪又轻,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都误认作优伶一类。

,而薛蟠正是那误以为中的一人,因其中有个柳湘莲,薛蟠自上次会过一次,已念念不忘。 又打听他最喜串戏,且都串的是生旦风月戏文,不免错会了意,误认他做了风月子弟。 正要与他相交,恨没有个引进,这一天可巧遇见,乐得无可不可。 且贾珍等也慕他的名,酒盖住了脸,就求他串了两出戏。

下来,移席和他一处坐着,问长问短,说东说西。 。 赖大说独他犯了旧病就是说薛蟠因着柳湘莲长的貌美非常,加之见了他旦角装扮,便起了龙阳之兴。

  柳湘莲原来是世家子弟,后来家道中落,本身是个豪爽之人,又喜爱舞刀弄枪。 薛蟠这般打着主意接近柳湘莲,柳湘莲本来是忍了的。

可是后来薛蟠实在是混账极了,这才惹了柳湘莲暴打他的冲动。

  柳湘莲与贾宝玉说了会儿话,刚出来,便听见薛蟠来了一句谁放了小柳儿走了只这一句,便惹得柳湘莲火星乱迸,恨不得一拳打死,只碍着赖尚荣的脸面,这才堪堪忍了。 原想赶紧离开了事,不想薛蟠见了柳湘莲,又接着道你一去都没了兴头了,好歹坐一坐,就算疼我了!凭你什么要紧的事,交给哥哥,只别忙。

你有这个哥哥,你要做官发财都容易!。

  无论是前面的小柳儿,还是后面的做官发财的话语,都带有侮辱色彩,柳湘莲早先是世家子弟,是好人家的子弟,如何听得这种话语,这时候哪里忍得住。

因想着在赖尚荣家里,这才没有动手,但已是打定了注意,要叫薛蟠好看了。

于是假意哄着薛蟠,让薛蟠误认为勾搭之事已成,叫他后头去外面找他。

薛蟠色欲爆棚,此时听了这话,真就相信了。 于是宴会后头,便骑马到北门外桥头去找柳湘莲。

  满心色欲,想着与柳湘莲颠龙倒凤的薛蟠,最后得了这样一个结局。 湘莲见前面人烟已稀,且有一带苇塘,便下马,将马拴在树上,向薛蟠笑道:你下来,咱们先设个誓。 日后要变了心,告诉别人的,就应誓。 薛蟠笑道:这话有理。 连忙下了马,也拴在树上,便跪下说道:我要日久变心,告诉人去的,天诛地灭!一言未了,只听镗的一声,背后好似铁锤砸下来,只觉得一阵黑,满眼金星乱迸,身不由己,就倒在地下了。

湘莲走上来瞧瞧,知道他是个不惯挨打的,只使了三分气力,向他脸上拍了几下,登时便开了果子铺。

薛蟠先还要扎挣起身,又被湘莲用脚尖点了一点,仍旧跌倒,口内说道:原来是两家情愿!你不依,只管好说,为什么哄出我来打我?一面说,一面乱骂。 湘莲道:我把你这瞎了眼的!你认认柳大爷是谁!你不说哀求,你还伤我!我打死你也无益,只给你个利害罢!说着,便取了马鞭过来,从背后至胫,打了三四十下。   薛蟠的酒早已醒了大半,不觉得疼痛难禁,由不的嗳哟一声。

湘莲冷笑道:也只如此!我只当你是不怕打的!一面说,一面又把薛蟠的左腿拉起来向苇中泞泥处拉了几步,滚的满身泥水,又问道:你可认得我了?薛蟠不应,只伏着哼哼。 湘莲又掷下鞭子,用拳头向他身上擂了几下。

薛蟠便乱滚乱叫,说:肋条折了!我知道你是正经人,因为我错听了旁人的话了!湘莲道:不用拉旁人,你只说现在的!薛蟠道:现在也没什么说的!不过你是个正经人,我错了!湘莲道:还要说软些,才饶你!薛蟠哼哼的道:好兄弟湘莲便又一拳。

薛蟠嗳了一声,道:好哥哥湘莲又连两拳。 薛蟠忙嗳哟叫道:好老爷!饶了我这没眼睛的瞎子罢!从今以后,我敬你怕你了!湘莲道:你把那水喝两口!  薛蟠一面听了,一面皱眉道:这水实在腌臜,怎么喝的下去!湘莲举拳就打。 薛蟠忙道:我喝!我喝!说着,只得俯头向苇根下喝了一口,犹未咽下去,只听哇的一声,把方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湘莲道:好腌臜东西!你快吃完了,饶你!薛蟠听了,叩头不迭,说:好歹积阴功饶我罢!这至死不能吃的!湘莲道:这么气息,倒熏坏了我!说着,丢下了薛蟠,便牵马认镫去了。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育人先育心黄土变黄金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