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代海昏侯系刘贺:当皇帝27天劣迹累累

122浏览

第一代海昏侯系刘贺:当皇帝27天劣迹累累

今年以来,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挖掘进行得如火如荼,到目前为止,已发现大量珍贵文物,而墓主人身份到底是不是西汉史上那位只当了27天皇帝的刘贺呢?目前尚不能确定。

可以确定的是,第一代海昏侯是刘贺,是史书赞为倾国倾城的李夫人之孙。

刘贺可以说是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成年皇帝,他不是个合格的皇帝,但也不算太坏,《汉书》没有将其列入皇帝本纪,但他的奇葩性格和奇葩经历,确实让人捧腹。

而从长相来说,身为绝代美人之孙,史书上所记载的他的长相似乎跟帅沾不上边。 海昏侯其人:肤色黑眼睛小患风湿刘贺的祖母是汉武帝宠爱的李夫人。

这位夫人的相貌绝对不亚于西施,她的哥哥李延年为她作的歌曲这样歌颂她的外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刘贺作为李夫人的孙儿,其相貌如何呢?《汉书》记载:青黑色,小目,鼻末锐卑,少须眉,身体长大,疾萎,行步不便。 肤色不太好,黑黑的,小眼睛,鹰钩鼻子,但又长得很低,眉毛胡须很稀疏,还患有风湿,走路不方便。

看样子长得对不起他祖母,不怎么帅,唯一可称道的是,个子很高大。

和他祖宗刘邦比一比看,又如何呢?《史记》记载,刘邦个子很高大,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高鼻子,长胡须,比刘贺帅。

《汉书·武五子传》中关于刘贺的相貌描写,其价值是很珍贵的,因为中国隋朝以前历史人物的画像绝大部分是没有流传下来的,只能通过文字描述来揣测其相貌,越是具体的描述就越有价值。

例如刘贺的这段肖像文字,就能让人想象出汉朝皇室人物的风貌。

这对海昏侯墓主的鉴定,不知道有没有作用?奇葩经历:一路狂奔去登基累死坐骑无数刘贺的身份本来是昌邑王,分封在巨野地方。 他是汉武帝的孙子,祖母李夫人生刘髆,刘髆生刘贺。 公元前74年,汉昭帝刘弗陵去世,年仅21岁,没有子嗣。 汉昭帝是汉武帝和钩弋夫人所生的,极聪明,对汉王朝的稳定和发展做出了极其杰出的贡献,史上有名的盐铁会议就是他在位期间举行的,这是古代罕见的经济方面的会议,在中国经济史上有很重要的意义。 汉昭帝去世后,辅政大臣霍光和众臣商量,推举昌邑王刘贺当皇帝。

征召刘贺继承皇位的诏书到来时,正值深夜,刘贺在火烛下打开诏书。 中午,刘贺就出发前往长安,黄昏时就到定陶,走了一百三十五里。 当然,这一路上辛苦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坐骑,慌忙赶路的结果是累死一路的坐骑,侍从者马死相望于道,马的尸体一路上横卧,那场面也太惨烈了。 相比他的祖宗汉文帝,刘贺显得太轻佻了。 当年汉初平定诸吕之乱后,迎代王刘恒为皇帝。

刘恒可没刘贺那么着急,他先派舅父到长安打听消息,等消息确定了再决定前往。

到了离长安城五十里地的时候,他又派宋昌先进城探路。

在一步步落实并确认没有危险之后,刘恒才小心翼翼地上任登基。

而刘贺死赶活赶的行为,说明他是一个很急躁的人,真是细节决定成败,性格决定命运。

更为奇葩的是,刘贺到济阳的时候,派手下一路买叫声特别长的鸡,求长鸣鸡,同时还要购买竹杖。 他都要去长安登基了,还挂念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确实是让正常人无法理解。

且他这一路上还为非作歹,命令一个名叫善的仆人,沿路掳掠女子,关在用来运衣服的车辆上,以衣车载女子。 郎中令龚遂实在看不下去了,去问刘贺,你一路上做这么多荒唐事,有必要吗?刘贺又死不认账,连连否认。

龚遂是个聪明人,顺着刘贺的否认进一步劝说:既然不是你的意思,那么那个叫善的奴才正在败坏你的名声,你看着处理吧。 刘贺无奈,下令把善痛打了一顿,交给执法机构处理。

刘贺到了长安的广明东都门,龚遂说:我们这次不只是来登基,也是来奔丧的,望见国都的城门就要哭泣。

这刘贺居然说:我不哭,我嗓子不好,我嗌痛,不能哭,就这么马虎过去了。 按照封建礼仪,皇帝死,继任皇帝是要哭的,而且,按照辈分也该如此。

汉昭帝刘弗陵虽然比刘贺年纪小,但辈分高,是刘贺的叔叔辈。

其实,刘贺还在当昌邑王的时候,就已经有劣迹了。

据记载,汉武帝死的时候,刘贺还游猎不止。

神秘解读: 当皇帝27天劣迹累累却炒红了一部《尚书》刘贺当皇帝不过短短27天,连四个星期都没满,就匆匆下台了。

这短短27天之内,刘贺就跟他从封地匆匆赶来长安一样,赶着趟儿地干荒唐事。

据史书记载,他在极短的任期内,命令各官署向各地征用物资一千一百二十次,平均每天超过四十次,频繁得叫人喘不过气来。

刘贺的奇葩表现,引来了满朝文武的不安,尤其是辅政大臣霍光,他忧心忡忡地与群臣商量后,决定赶刘贺走。 于是,刘贺匆匆当皇帝,又匆匆下台。

刘贺回到封地之后,后来又从王降为侯,封海昏侯,被赶到江西南昌,故而在称废帝的同时,又称海昏侯。

刘贺在长安表现得不称职,当然也有人进行劝谏,其中有名的是夏侯胜。

夏侯胜当时是光禄大夫,更重要的是,他是今文《尚书》的权威研究者。

秦朝焚书坑儒的时候,博士伏生将手中的《尚书》藏在屋壁中。

等到汉朝,伏生从墙壁里拿出《汉书》时,很多书页都已经蠹坏,到汉文帝时,伏生已经九十多岁,晁错前往伏生家,由伏生口授,晁错笔录,将《尚书》整理出来,因为是用汉隶书写的,有别于《尚书》,因此称为今文《尚书》。 夏侯胜致力于今文《尚书》研究,同时也关心时政,看到刘贺的荒唐作为,也忍不住劝谏。

有一回,看到刘贺又出去游猎,夏侯胜上前劝阻:天久阴而不雨,臣下有谋上者。 天老是不下雨,是有臣子要谋算皇上。

刘贺没有听从,反而将夏侯胜打入监狱。

碰巧当时霍光正琢磨着要废刘贺,听到夏侯胜这番言论,大为吃惊,以为是同谋泄漏了机密,一查发现同谋都守口如瓶没人泄密。

霍光于是直接去问夏侯胜,夏侯胜用平常的口吻说:没什么啊,我的预言就是从《尚书》里读出来的。

霍光一听,整个人都石化了,对夏侯胜的敬仰之情简直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从此,汉王朝更加重视研究《尚书》的学者,以此益重经术士。

《尚书》借着这起事件的炒作,热度大涨。

从科学的史学角度来考察这件事,夏侯胜可能是将今文《尚书》神秘化了。

他作为朝中大臣,根据当时的形势,可能预感到刘贺将会被废掉,但是为了让自己的劝谏有理论依据,于是搬出了《尚书》,将其包装成神书,也不是没有可能。

当然,夏侯胜是个厚道人,未必存心炒作,也可能是误打误撞而已。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三分醉,七分饱,八分对人刚刚好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