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太冤枉了《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76浏览

第99章太冤枉了《符武通灵》极速阅读.By.寸舌著

墨非皱着眉头,把贵族特权的事情暂时放在脑后,目光紧盯着木门上的反震灵纹。

网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刚刚那个金甲守卫说的确实没错,即便这些金甲守卫都不出手阻拦,他也拿这反震灵纹没辙。 反震符纹跟守护符纹类似,同级的力量强度,几乎不可能打破它们的防护,至少得高出一个级别才有可能。

中级反震灵纹,等同于武者的灵婴境界,再高出一个级别,那就是灵境最后一个阶段,合魂。

合魂境界的强者,他所遇到的敌人里面,也就灵界冥府的那两个鬼差大概差不多。

当初在灵界,他拼尽全力施展符武力冲天,也才勉强抵挡住那鬼差的随手一击。 所以,要想破开这反震灵纹,符武力冲天肯定不行。 先不说那数倍反震回来的力量,他根本顶不住,肯定会再次重伤,被扔出城外去。

即使不考虑这些,他接连全力出拳,恐怕也很难过反震灵纹所能承受的攻击阈值。

可除了符武力冲天,他手中所掌握的底牌就只剩下一个了,符武凝冰针雨。

根据他对反震灵纹的了解,凝冰针雨倒是不怕反震,关键是凝冰针雨攻击并不集中,而是覆盖式的攻击。 想到城北那瞬间被重伤濒死的上千人,墨非连连深吸了几口气。 “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赶紧破开木门上的反震灵纹。

大不了少用几道符纹,虽然威力差点,但应该不会牵连到太多无辜。 ”打定主意,墨非拿出了十道聚水符纹和十道聚灵符纹。 “不能再少了,当初各用五道符纹连孤狼都重伤不了,想破开反震灵纹,最起码得各用十道。

跟刚才各用二十道符纹相比,这已经缩减了一半,控制好点,问题应该不大。 ”聚水符纹和聚灵符纹各十道,再加上他手背上微微闪烁的守护灵纹,墨非暗自深吸了口气,正准备施展符武凝冰针雨。 距离听雨楼不远处,一个身穿蓝色官服,身形略胖的中年官员,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该死,这小家伙胆子也忒大了,敢在双鱼城用这招,还连用两次,要是惹出了那家伙,连本官恐怕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不行,得赶紧阻止他,这小家伙太胡来了。 ”中年官员脸色大变,一个晃身冲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进入听雨楼,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耳朵微动,一脸苦涩地退到了一边,郁闷地嘀咕:“哎,还是晚了。 小家伙,你自求多福吧,本官是无能为力了。

”随着中年官员消失在暗处,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听雨楼外,来人抬头瞥了一眼五楼的位置。

听雨楼,小小木门面前,墨非刚准备施展符武凝冰针雨,一声低喝突然响起:“够了!年轻人,刚刚这一招就差点毁了我小半个城市,现在又来?难道你连听雨楼也要一并给毁了吗?”墨非震惊地回头看去,却见一个锦衣长衫中年人脚下空无一物,竟轻飘飘地从外面飞了上来,一步来到他面前,冷眼瞧着他手上的十道符纹。

面对锦衣长衫中年人虎视眈眈的目光,墨非自知理亏,心虚地小声辩解:“那个,先前我也不知道这招会引来这么大动静,我只是想突围出来,尽快赶到这里罢了。 而且,现在这些符纹已经减少一半了,应该没那么大威力。

”锦衣长衫中年人浓眉一紧:“没那么大威力?应该?也就是说,你自己也不确定了?要真再来一次,毁了听雨楼,我又该找谁说理去?”墨非张了张嘴,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干脆低头不语。 虽然他至今仍不知道这锦衣长衫中年人是谁,但刚刚这人出现的时候,虚空飘上来的一幕,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人的恐怖实力。

而且,包括金甲队长在内,所有金甲守卫看着这人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对,那是尊敬,甚至是崇拜。 再加上锦衣长衫中年人说话的语气,墨非隐约也能猜到,这人就算不是双鱼城的城主,也肯定是跟城主同级别的高层大人物。

他刚刚还差点毁了城北那一大片地方,现在人家事主找上门来了,要不是察觉到对方实力实在太强,他早忍不住开溜了。

就在墨非低头暗自思索着怎么跑路的时候,锦衣长衫中年人的语气突然一转:“看你还知道救人,城北除了房屋建筑略有损坏外,倒是没闹出什么人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墨非刚松口气,却听锦衣长衫中年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至于这里,你身上不是带着信物吗?难道推荐你来这里的人就没跟你说过,带着信物来这里的符纹师,待遇跟符纹世家出身的人一样,无需参加预赛,直接进入复赛阶段吗?”墨非抬头,瞪大眼睛瞧着锦衣长衫中年人,小声问:“您是说,我有信物,也可以跟齐通一样,根本不用赶着时间过来?而且,我并没有迟到,随时都可以进去?”金甲队长怒目圆瞪:“放肆!你以为你是贵族,就敢质疑怒蛟王大人的话?”金甲队长这一声怒喝,把墨非吓了一跳,那名被收买的金甲守卫距离墨非最近,连忙小声解释:“大人,怒蛟王大人说的是真的。

听雨大会,每次都有几个推荐名额。 跟其他参加听雨大会的普通符纹师不同,持有推荐信物的符纹师,待遇等同于符纹世家的人,是可以免去初赛,直接进入复赛的。 ”“不过,推荐名额太少,一般很少会出现。

即便真的出现了,通常也有推荐人亲自领着进去,我们根本管不着。

”“您既然有信物,要是早点拿出来,我们也不会拦着您,你也早该进去了。

”墨非傻傻地听着这个金甲守卫的小声解释,心里彻底郁闷了。 好吧,他紧赶着跑来这里,用尽了手段,要不是这位怒蛟王及时出现,他很可能连整个听雨楼都给毁了,可最后还是被挡在了木门外面。

现在,突然有人告诉他,他根本不用赶时间。 免去初赛,直接进入复赛,那就是说,即使他没及时赶过来,差不多十天后再来,也依然来得及。

还有,既然持有推荐人的信物,可以直接进去,那他刚才跟金甲守卫对峙半天还有什么意义?回过神来,墨非暗暗擦了把冷汗,脸色微红,心里暗暗抱怨:“那个神秘官员也太不靠谱了,当初怎么也不说清楚,害得我闹出这么大一个笑话。 ”要是早知道那块玉牌信物这么有用,他就不用紧赶着进城,更不用一路强闯,重伤上千城中守卫,差点毁了小半个双鱼城,还把齐通暴打了一顿,把四灵仙齐家得罪了个透。 想想这些,他就觉得郁闷:“这也太冤枉了。

”。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贵阳护理职业学校怎么样,好不好?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