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吻过的天使:让一场爱和生命之痛圆满

12浏览

上帝吻过的天使:让一场爱和生命之痛圆满

  只有在咖啡桌上,你才能真正看得见欧洲人的休闲。 “在香水的味道中睡去,从咖啡的香味中醒来”,这是欧洲人的梦,当然也是生活在这里的我和丈夫的梦。

此刻,我和丈夫喝着咖啡,要给朋友们讲述我的女友茭白和她丈夫、孩子的故事……  上帝之吻  2010年4月初的一个周日,我带着刚会走路的爱女坐在店外面的长木凳上,有滋有味地品尝着春日里冰激凌的滋味。 忽然手机铃响,好友茭白发来短信:“也许这是宿命,逃不过的吧。 我和安德士分手了。 ”我愣在那儿,一时回不过神来。

天哪,这哪儿跟哪儿呀?前几天,就在复活节前夕,她还和安德士卿卿我我、一起画彩蛋的呀,况且她还怀孕在身,怎么一下子就分手了?  好友茭百是很有气质的美女,但身世令人唏嘘。 她是弃儿,四五岁时被现在的养父母派勒夫妇从中国孤儿院收养,来到瑞典。 上帝从此为茭白打开了之门,派勒夫妇将这个乖巧安静的养女视若掌上明珠。

茭白一帆风顺地求学、就业。

可惜她的第一次并不顺利,直到三年前去希腊旅行,遇到如今的如意郎君——同样离异过的瑞典型男安德士,两人方筑就爱巢。

  结婚三年,他们达到了瑞典中产阶级生活标准:有了沃尔沃小车、别墅和狗。 两人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要孩子。 一两个或三四个都好,夫妇俩都是爱心泛滥的人。 打从一年前茭白开始备孕,我这个年轻酷妈就成了茭白的崇拜偶像和指导老师。   她不仅虔诚地喝红糖姜茶、吃黑豆,还忍痛送走了心爱的狗狗。

一年后,年逾三十的她终于成功怀孕,当看到早孕笔上显示“怀孕”时,用喜极而泣来形容紧紧相拥的她和安德士都毫不为过。

可这才几个月工夫啊,孩子还没有生下来,怎么就要分手了?难道是安德士移情别恋?不,安德士不是那样的人。 带着疑问,我赶紧联系茭白,想问个清楚。

  雨过天晴,太阳出来。

草坪上散散落落坐着或躺着一些享受阳光的人。   然而此时,坐在咖啡桌旁的茭白和安德士这对情侣消沉悲伤的情绪与周围暖春的环境格格不入。 通过半个月反反复复的检查和确诊,他们最不愿意面对的结果还是出来了——茭白肚子里三个多月的宝宝,属先天性唇裂。   看这对情侣受到了何等的煎熬。   尤其是茭白,检查结果出来后的每一天都可说是度日如年、以泪洗面。 在心碎中回过神来以后,她决定打掉这个孩子。

胎儿有缺陷这个结果,无论如何是她无法面对的。 安德士英俊的脸庞也失去了往日的潇洒,他胡子拉碴,脸色憔悴,头发凌乱地向各个方向盘旋。 1订阅更新:你可以用邮箱订阅我们每天更新的精彩内容。

Tips:发送频率为每天1次,可随时退订。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上市险企首季开门红 “保费+净利”有望双回暖

下一篇:上帝对我说了什么What Does God Say to Me周记作文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