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蝼蚁望天(上)

50浏览

  我不信命,也不信天,从第一次直播开始,面对阴间秀场的一切时,我就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每次和刘瞎子交流,谈论卦象、命格,我都不屑一顾。

  从骨子里,我不信命,我不相信这世间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诚然,每个人生来环境不同,起点不同,有人高高在上,从出生起就站在世界的顶点。

还有的人辛苦操劳半辈子只为了还掉贷款,有一个自己的家。

  有人拼命努力,却迎来一次次失败,有人在生活中撞的头破血流,还要露出连自己都恶心的虚伪笑容。

  从最初的不甘心,到一次次失望,而后经历痛彻心脾的绝望,最后用麻木的语气告诉自己,该放弃了,这就是你的命,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终因年轻,而无法左右宿命?  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这一刻我甚至产生了一个极度危险的想法,也许双面佛没有做错,只是他的行为有些过激。   无灯的长街,破旧的城区,星光渐渐消散,洒满天空的银霜被黑云和阴气一点点驱逐。   我手中的符箓裂纹密布,身上出现越来越多的黑印,这东西叫做“恙”,乃阴毒所化,可以腐蚀骨肉,消耗生机。   “高健,束手就擒吧,你活不过今天的。

”  蛇千躲在人群中阴阳怪气,他旁边还有一个十分另类的大头侏儒,跳着脚指着我骂道:“毁我鬼婴一脉道基,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将你关进万蛇坑里,日日夜夜折磨!”  “哪里蹦出来的跳梁小丑,也敢跟我们三阴宗作对?”  “抽魂炼魄,再把他的肉身做成尸傀,以儆效尤!”  一声声恶言恶语从四面八方传来,连同阴兵鬼卒在内将我淹没。   “你不信命那又如何?也不过是在临死前犬吠几句而已。 天在头顶,众生尽皆蝼蚁,就凭你?一只蝼蚁也想翻天?”蛇公阴冷的声音从两张嘴中同时发出,止住了周围的辱骂之声,同时也宣判了我的死亡:“七星隐耀,子午巨门,时候不早了,高健,上路吧!”  他好像人间阎罗一般,执掌着生杀大权,手臂抬起,驱动所有阴兵发起冲锋。

  “嘭!”  大军冲锋,如山河倾覆,碾压而来。

  在巨大的压力下,我手中最后一点星光烟消云散,北斗大神咒发出一声轻响,化为飞灰。

  百鬼夜行,肆无忌惮,它们狰狞兴奋,和被围在中央的我形成鲜明反差。

  “要死了吗?”人生,说到最后,简单得只剩下生死两个字。

  “你以为谁都可以篡命吗?我活了百十年,见过不少惊才艳艳之人,可在命运面前,他们也只能低头。 ”蛇公浑浊的眼珠中露出少见的精光,他仔细盯着我的脸,想要从我脸上找到他期望看到的表情,恐惧?惊慌?心如死灰?  很快他失望了,就算北斗大神咒崩碎,我依旧没有放弃!  他心中升起一股无名怒火,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倒是旁边的蛇千察言观色,急于表功,立刻站出来大声喊道:“高健,你不是要逆天行事吗?你不是准备打碎命运的囚笼吗?我师傅推算出你唯一的生路就在这地方,你逃命的希望现在就在眼前,你怎么在不断后退?哈哈!乖乖放弃,如果你服软,说不定我们会法外开恩。

”  “事到如今,你们还想要动摇我的意志?真是下作的一群人,怪不得会心甘情愿充当天意的走狗!”符箓崩碎,先天真气耗尽,我孤身站立在阴兵组成的浪潮之中,仿佛一块格格不入的礁石。   “年轻人,收起你的狂妄吧,天意难违,这一点无关正邪,是修士修行的根本,顺天而行,既寿永昌。 逆天而行,必定劫难重重身死道消。

”蛇公本体站在无灯路中央,双眼紧闭,只有嘴巴开合不断说着话。   “天意难违,并非不可违。

”我双手握拳,体内一个有一个阴窍慢慢打开,澎湃的阴气在阴脉中流转。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若我所料不错,北斗大神咒应该就是你的底牌了吧?可以匹敌上乘符箓,威力是大,但是也消耗光了你的全部真气,没有真元,你拿什么催动符箓,现在就算是给你一张上乘符箓,你也使用不了。

”  “没有符箓,我还有鬼术,没有鬼术,我还有拳头,就算十指断掉,双拳打成肉泥,我还有牙齿,我也能从你身上撕下一块肉!”前所未有的绝境,激发出我心底的狠劲,极度的理智和极度的疯狂杂糅在一起,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罢了,等我抽出你的魂魄,灭掉你的肉身,再来跟你讨论这个问题!”蛇公不准备再跟我啰嗦下去,全力催促阴兵进攻,随着阴兵数量不断增加,其中开始出现一些体型高大,远比普通阴兵强悍的恶鬼。   这些鬼物阴兵在蛇公的驱使下陷入完全疯狂的状态,他们视我为敌,要霸占我的躯体,撕碎我的魂魄,蚕食我的每一寸生机。   衣衫早已破碎,裸露在外的肌肉呈现出一片紫黑色,那是被鬼物啃咬过后留下的“恙”,我的大半边身体都已经被“恙”毒侵入,如同活死人一般,看起来极为可怖。   呲裂的鬼牙,苍白的鬼手,来自阴曹的恶鬼,迫不及待想要将我带走。

  “阴阳有令!幽魂超度皆得飞仙,如违此令,打入幽冥,化骨扬尘!”我变化指诀,滚滚阴气如铁索般缠绕在手臂上,五指并拢,跟阴兵正面对冲。   “以阴阳为令,这门鬼术好大的气魄。 ”蛇公很快恢复平静,他心中清楚,要不来了多久,这门鬼术应该就能成为他们三阴宗新的传承。   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血迹横流,原本因为槐树木灵精华愈合的伤口大都二次崩裂,狼狈的吓人。

  我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总感觉每一秒都是如此的难熬。

  左腿完全失去知觉,行动不便,两名三阴宗邪修取出类似于绳索一样的东西,一端挂着铁钩,他们混在阴兵当中突然出手,其中一人将铁钩刺入我后背,另一人只挂到了我的外套。

  “钓魂!”人群中有人喊道,随后有人拽紧了绳索。

  剧痛从后背传来,直刺入灵魂,我闷哼一声,咬紧牙关。   “刺啦!”  西装碎在地上,口袋里的手机也掉了出来,屏幕泛着亮光,上面还有几个未接来电,我并没有看到是谁打来的,双眼本能的望向时间。   “23:30,距离今天结束还有三十分钟。

”  伸手向后,我抓着入肉的铁钩,一点点将其拔出。

  一身是血,我看着那些阴笑的邪修,恨不得冲上去砸碎他们的脑袋。   “小心!”远处巷口的私家车里传出文超的声音,他脸色惨白,看着眼前的一切,拼命挥手指向一个地方。

  我艰难的扭动头颅,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秽鬼、欲鬼气息奄奄,几乎要消散,斑斓的瞎眼蛇王已经解决掉了它们,正朝着我蜿蜒而来!  阴兵鬼物我还能够勉强抵挡,可对于这条守山巨蛇,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血狐因为之前屡次提醒我,消耗过大,陷入沉睡,我身上的符箓赦令对这条巨蛇并无用处,现在只能想办法将它暂时引开。   “我还有什么底牌?梦翼蛊?”意念内视,淡蓝色的蝴蝶比我还要惊慌,在肝窍之中瑟瑟发抖。   “婴灵还在沉睡,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我将仅剩的阴气全部注入肾窍当中:“婴灵婴灵,不知姓名,授尔命鬼,到吾坛庭,顺吾者吉,逆吾者凶,辅吾了道,匡吾成真!”  。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第47章 有点儿眉目了

下一篇:第481章 蝼蚁望天(下)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