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辣妃:皇上,缺CP么

176浏览

重生辣妃:皇上,缺CP么

正文第123章疑云重重[更新时间]2019-07-0821:05:52[字数]2024不知道为什么,北冥旭尧别有深意的月光,看在赵月如的眼中格外的渗人,总感觉有些恐怖。

“皇……皇上,这么盯着臣妾的肚子看,让臣妾感到有些不适应。 ”赵月如微微侧开身子,企图想要避过这道视线。 “朕只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龙子了,在想贵妃这胎不知道是皇儿还公主呢?”北冥旭尧的脸上蒙上一层阴冷,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赵月如原本有些警惕的心理,此时在听见北冥旭尧的话后,一扫刚才的阴霾,惊喜道:“不知道皇上喜欢皇子还是公主呢?”从怀孕到现在,赵月如没有听见北冥旭尧主动提起腹中孩子的事情。 这次突然提起,难道是说她很快就可以母凭子贵么?想来也是,想到之前秦雪鸢的时候,北冥旭尧那般惊喜开心的样子,对比之下,她怀孕之后的那般冷漠,赵月如的心里就极度的不舒服。

更将心中的这份不悦,都算在了秦雪鸢的身上。 “只要是朕的龙种……”北冥旭尧定定的看着赵月如,语气停顿了半秒后,又继续说道:“朕自然都会喜欢,是皇子也好,公主也罢,并不重要。

”这段中间停顿的话,果然吓得赵月如后背渗出了些许的冷汗。 腹中孩子的真相,她的心里比谁都清楚,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整个赵家都将会受到灭门之灾。 混淆皇室血脉,自古以来都是一个很严重的罪名。 “皇上喜欢就好,就怕到时候臣妾的肚子不争气,生的是一位小公主,担心皇上会不喜欢。 ”赵月如垂下双眸,极力的想要掩去眼底的惊慌。

北冥旭尧淡淡的点了点头,便以公事为由往御书房的方向走过去,只留下一个冷漠的背影。

赵月如此时,依然还是有些惊魂未定,脑海中浮现北冥旭尧刚才的目光,心里不免感到胆寒。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筹划的这一切,赵月如绝对不会允许因为这件事情而败露。

必要的时候,她不介意使用狸猫换太子的手段。 “贵妃娘娘,我们现在是回宫吗?“宫女见赵月如一直低头沉默着,开口提醒道。

“此时回宫还尚早,我们去看看俞贵妃。

“赵月如看了看自己隆起的肚子,想着刚才心中的计划,脸上闪过一抹阴狠。 不管她肚子里怀的是谁的,至少手上攥着这个筹码,而秦雪鸢……想到之前的传言,说秦雪鸢这辈子都不能生,赵月如的心里就十分得意。 无论多受皇上宠爱又如何,不能为皇室诞下子司,就不可能会成为皇后。 “赵贵妃娘娘来了……“珠儿刚刚出宫门,就看见赵月如带着一众宫女太监浩浩荡荡的上门来,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赶紧转身回去汇报这件事情。 看着珠儿那般惊慌的样子,秦雪鸢扑嗤一声笑出声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鬼了。 ““那个赵贵妃可是比鬼吓人多了。

“珠儿撇了撇嘴,想到之前落在赵月如手中,被那般狠虐的时候,至今想起来,心里都觉得有些恐怖。 就在秦雪鸢还想要调侃两句的时候,赵月如已经带着宫女太监进来了。 “不知道赵贵妃突然驾临绛雪宫,是意欲何为呢?”秦雪鸢看着突然到来的一帮人,抬了抬眼皮,把玩着手中的玉扇。

“想着很久没见到俞贵妃,就想着今儿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 ”赵月如见秦雪鸢并没有让她坐下的意思,自个儿也就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哦?不知道本宫有什么,可以让赵贵妃惦记着的?”秦雪鸢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掩唇而笑。 来看她的?她怎么觉得这个赵月如,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都要怪本宫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好好的和俞贵妃好好聊过,要按这宫中的论资排辈,本宫可称俞贵妃为一声妹妹。

“赵月如看起来,像是并不介意秦雪鸢这般说话,依然大方得体道。 偏偏赵月如的大方得体,看在秦雪鸢的眼里,却是别有用心。 “这一声妹妹可不敢当,本宫哪有能和俞贵妃做姐妹的命,担不起。 “赵月如并不领情,也不想再纠缠,就想让宫女送客。 却不知,这番行为果然激怒了赵月如,猛的站起身,眼中浮现一抹不悦:“俞贵妃这是仗着皇上的恩宠,才这么嚣张吗?”只要一想到,自从这个赵月如进宫以来,北冥旭尧就对她十分的宠爱,甚至可以说是专宠她一人,这是后宫多少妃嫔享受不到的殊荣。 想到这里,赵月如猛的将目光投向秦雪鸢的肚子,眼神带着些许的阴狠和得意。

“皇上再宠你,夜夜召你侍寝,俞贵妃的肚子不是依然不争气,有传言说,俞贵妃再也生不了孩子了,不知道这个传言是不是真的呢!”秦雪鸢的脸色猛然一变,想到之前失去的孩子,只觉得像是有人在拿着利器朝着她的胸口捅过去。

这抹疼痛,在之前那些个日日夜夜里,差点让她快要窒息了。

“难道说,之前这些说本宫不能生的谣言,都是从赵贵妃的宫里传出来的?不知道皇上听见后,又会作出什么样的处理?”“秦雪鸢,你不要血口喷人,皇上专宠你这么久,也没见你肚子有什么动静,能不能生,传个太医不就一清二楚了。 ”赵月如阴毒的目光,犹如一条毒蛇,紧紧的盯向秦雪鸢突变的面色。

秦雪鸢很快正了正神,走上去伸手抚上赵月如的肚子,淡淡道:“不知道赵贵妃肚子的孩子,能不能让你你母凭子贵?至于皇上夜夜宠本宫,想要怀上龙种是迟早的事情。 “赵月如以为秦雪鸢知道了什么,脸上惊现一抹慌张,极力的掩饰着心中的不安,想要推开秦雪鸢的手。 却不料,脚底猛然一滑,赵月如本能的想要拽住秦雪鸢,却被秦雪鸢闪了过去,整个人重重的跌在地上。

一道凄厉的叫声在绛雪宫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也许这样的爱情,才是爱情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