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朗读者:濮存昕深情朗读老舍散文《宗月大师》

156浏览

央视朗读者:濮存昕深情朗读老舍散文《宗月大师》

  朗读者事迹:濮存昕小时候脚有残疾,被讥笑“濮瘸子”,后来经过积水潭医院的荣国威大夫手术治疗基本康复,感激不尽。

  在我小的时候,我因家贫而身体很弱。 我九岁才入学。 因家贫体弱,母亲有时候想教我去上学,又怕我受人家的欺侮,更因交不上学费,所以一直到九岁我还不识一个字。 说不定,我会一辈子也得不到读书的机会。

因为母亲虽然知道读书的重要,可是每月间三四吊钱的学费,实在让她为难。

  母亲是最喜脸面的人。

她迟疑不决,光阴又不等待着任何人,荒来荒去,我也许就长到十多岁了。

一个十多岁的贫而不识字的孩子,很自然的去作个小买卖——弄个小筐,卖些花生、煮豌豆、或樱桃什么的。

要不然就是去学徒。

母亲很爱我,但是假若我能去作学徒,或提篮沿街卖樱桃而每天赚几百钱,她或者就不会坚决的反对。 穷困比爱心更有力量。   有一天刘大叔偶然的来了。

我说“偶然的”,因为他不常来看我们。 他是个极富的人,尽管他心中并无贫富之别,可是他的财富使他终日不得闲,几乎没有工夫来看穷朋友。

一进门,他看见了我。

“孩子几岁了上学没有”他问我的母亲。

他的声音是那么洪亮,(在酒后,他常以学喊俞振庭的《金钱豹》自傲)他的衣服是那么华丽,他的眼是那么亮,他的脸和手是那么白嫩肥胖,使我感到我大概是犯了什么罪。 我们的小屋,破桌凳,土炕,几乎禁不住他的声音的震动。

等我母亲回答完,刘大叔马上决定:“明天早上我来,带他上学,学钱、书籍,大姐你都不必管!”我的心跳起多高,谁知道上学是怎么一回事呢!  第二天,我象一条不体面的小狗似的,随着这位阔人去入学。

学校是一家改良私垫,在离我的家有半里多地的一座道士庙里。 庙不甚大,而充满了各种气味:一进山门先有一股大烟味,紧跟着便是糖精味,(有一家熬制糖球糖块的作坊)再往里,是厕所味,与别的臭味。 学校是在大殿里。

大殿两旁的小屋住着道士,和道士的家眷。   大殿里很黑、很冷。 神像都用黄布挡着,供桌上摆着孔圣人的牌位。 学生都面朝西坐着,一共有三十来人。 西墙上有一块黑板——这是“改良”私塾。

老师姓李,一位极死板而极有爱心的中年人。 刘大叔和李老师“嚷”了一顿,而后教我拜圣人及老师。 老师给了我一本《地球韵言》和一本《三字经》。

我于是,就变成了学生。   自从作了学生以后,我时常的到刘大叔的家中去。 他的宅子有两个大院子,院中几十间房屋都是出廊的。

院后,还有一座相当大的花园。 宅子的左右前后全是他的房屋,若是把那些房子齐齐的排起来,可以占半条大街。

此外,他还有几处铺店。

每逢我去,他必招呼我吃饭,或给我一些我没有看见过的点心。 他绝不以我为一个苦孩子而冷淡我,他是阔大爷,但是他不以富做人。   在我由私塾转入公立学校去的时候,刘大叔又来帮忙。 这时候,他的财产已大半出了手。

他是阔大爷,他只懂得花钱,而不知道计算。 人们吃他,他甘心教他们吃;人们骗他,他付之一笑。

他的财产有一部分是卖掉的,也有一部分是被人骗了去的。

他不管;他的笑声照旧是洪亮的。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不优秀的你和不着急的我连载:期中考与换寝室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