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你们都是大骗子

40浏览

  孤飞燕不仅仅需要盘点清楚药材的数量、种类,而且必须对每一种药材的真伪,质地做详细的辨别,检查。 这些活儿可全靠她的双手。

磨刀不误砍柴工,她得等药浆干了伤口都不疼了,才能开工。   她敷好药便往窗边走过来,见状,君九辰无声无息移步避开。

他明明都想走了,却又突然止步,就在窗边背贴着墙站。   孤飞燕将半掩的窗子往外开出去,她趴在窗台上,抬头望夜空,断断是想不到此时君九辰就站在自己身旁,一窗之隔。   今夜初一,朔月无光,但星汉璀璨。   孤飞燕望着漫天的星辰,嘴角不自觉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

她特别喜欢看星星,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小就养成的习惯,至少,从她有记忆起,她就很喜欢。

  白衣师父常常跟她说,太重的灵魂是上不了天穹的,人若活得单纯简单一些,死后灵魂就会变成星星,在夜空中熠熠生辉,为牵挂的人照亮回家的路。   回家?  她有家吗?有爹娘,有兄弟姐妹吗?  白衣师父说她是捡来的,他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来,是什么人?白衣师父还说,不管她是谁,他都永远不会不要她的。

她一直深信不疑,但是从他将她推下悬崖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他是个大骗子,他不要她了!  玄空大陆的星空和冰海灵境的星空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璀璨且遥远,热闹又孤寂。   原本心情极好的孤飞燕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她忽略了心头那一抹疼痛,气呼呼地怒骂,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大、骗、子!”  君九辰此时也在看星空,突然听到孤飞燕骂人,他误以为孤飞燕发现了自己,立马回头看。 只见纸窗上映着孤飞燕的侧影,她并没发现他的存在。   无缘无故的,这个女人怎么突然骂人?她在骂谁?  君九辰骗过她,并不排除她在骂自己。 他倒也一点都不心虚,更不介意,又仰起头来,望向满天星辰。   哪知道,孤飞燕一开口就嘀咕个不停,“骗子!死骗子!混蛋骗子,可恶的骗子……”  她绝对是个果决干脆,风行霹雳之人,可郁闷的时候就很容易变话痨。 以前不高兴了会去烦师父,如今没人可烦,只能自言自语。

  “大骗子,死骗子,臭骗子,混蛋骗子,骗子王八蛋……”  孤飞燕已经嘀咕了五遍,也不知道君九辰什么是感受。 他已经不看星星了,他闭着眼睛,无声无息地环抱起双臂,整个人贴靠在墙上,寂静至极。   这到底是耐着性子在听,还是耐着性子在……忍受,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孤飞燕嘀咕着嘀咕着,突然就停住了。

她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骗子,臭冰块。

  今日是个值得高兴的好日子,怎么尽是想到骗子呢?  “骗我一次,一辈子都不相信你们!”  孤飞燕不想影响好心情,见手上药浆已干,她果断关了窗户,开始干活。   片刻后,君九辰才喃喃道,“你们?”  除了他,这个女人还被什么人骗过?  君九辰并没有离开,他缓缓睁开眼睛,又望向璀璨的星空,似乎在思索什么,又像是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

  仰望夜空,寂静沉思,是他每日的必修课。

他知道,记忆可以被人抹掉,而习惯,除了自己,谁都改不掉。   夜渐深,本就安静的靖王府越发寂静了,一切仿佛都睡着了。 然而,整个皇城却越来越不平静。

  翌日,孤飞燕被靖王殿下调用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城,无论深宅大院,还是大街小巷,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没有人敢造谣靖王殿下和孤飞燕之间有什么暧昧之事,大家都讨论起孤飞燕的药学本事来。 除了程亦飞营里的人知晓孤飞燕能耐不止于药女级别,几乎所有人都当孤飞燕是个只会挑拣药材,熬药煮药的奴婢,都不相信她有能耐掌靖王府药石之事。

  最后,世人们得出了一致的结论:靖王殿下只会把孤飞燕当摆设,三个月后,孤飞燕必定会被遣回御药房。   有一个人,却是非常兴奋,高兴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程亦飞。

他正愁恼着找什么理由跟怀宁公主要人,一听到这消息,激动地绕着军营狂跑了好几圈。

他虽然知道孤飞燕的能耐大,但是也不太相信靖王殿下会将人留下。 他开始琢磨起来,三个月后,如何抢在怀宁公主之前跟御药房要人。   一贯喜欢住军营的他,当日就决定以养病为由,回城中将军府常住。 一来可以找机会见见他的小药女,二来也方便督促大理寺查那刺客,方便自己暗中调查吴公公。

他倒要看看那吴公公背后的人是谁,竟敢如此谋害他!  任由外头满城风雨,君九辰这个始作俑者都不当一回事。 至于孤飞燕,她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宅居盘药材。   她并不知道靖王殿下就在府上。 她每天回明玥居路过寝殿的时候,都特意留意了下,只可惜每天都看到寝殿门窗紧闭。   三日的时间,特别快。   第三日晚上,孤飞燕将所有药材全都盘点好,拟了一份非常完整的清单。 就等着满公公来验收,送钱了。

  夏小满如约而至。

看着那一栋栋一层不变的大药柜,他心情大好,有模有样摩挲着下巴,问说,“孤药女,怎么样,要不要咱家再宽限你一晚上?”  孤飞燕笑得眼儿弯弯,特别无害,她将清单从背后拿出来,双手递上,“满公公,请核对。 若是有出入的地方,咱们好现场核对。 ”  夏小满并不相信,拿来孤飞燕的清单一张张认真看,立马就傻眼了!孤飞燕这份清单居然和他手上那一份,完全吻合。   满公公可是个精细鬼外加铁公鸡,别说这些花钱买来的药材,就是靖王府里哪个地方少了一块砖一根草,他都清清楚楚,他手里的清单是绝对不会有误的。   换句话说,孤飞燕这三天的盘点也完全准确!  这种事,就是御药房的大药师南宫大人都未必办得到吧?  这个小药女未免也太深藏不露了吧?。

您现在的位置:文学书籍 > 现代诗歌

上一篇:第479章 命中注定,我就篡命

下一篇:第47章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